CN / EN

新闻中心

NEWS INFORMATION

解决产能过剩的几个办法

  近几年的冬春季节,京津冀地区频繁出现雾霾天气。作为传统工业大省,河北在淘汰落后产能、调整工业结构方面,面临巨大压力。2014年,河北省依照国家统一部署,大力组织实施“6643”工程,即到2017年完成6000万吨钢铁、6000万吨水泥、4000万吨标煤、3000万标准重量箱玻璃产能的削减任务。为确保完成这一目标,年内河北省计划压减粗钢产能1500万吨、水泥产能1100万吨、平板玻璃产能1800万重量箱。

  在艰巨的压降任务和可观的压降成绩背后,是日益艰难的继续推进。在河北的调研期间我们了解到,在前期拆除高炉的行动中,主要的推动力量是经济因素而不是行政行为,即已拆除的高炉中,少有正在使用的有效产能,很多高炉属于已经关停并转的工厂,早已是常年失修、废弃不用的设备。如今,2014年压缩产能的任务已经分配到各地市,各地市再根据真实的情况,将指标分配到各企业。“好压的已经压得差不多了”,在中小企业的无效产能已经被压缩殆尽之后,压缩任务不可避免地要向大规模的公司推进。向现有的有效产能开刀,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政府一声令下,就要求一家公司拆除正在使用的高炉,不要说是私营企业,就是国有企业,也是勉为其难。总之,套用一句流行的表述:压缩产能已进入深水区。

  难处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名不正言不顺,产能过剩究竟是谁说了算?在河北,无论是基层政府还是过剩企业,对于宏观上的产能过剩大结论都持有怀疑的态度。十年前,当钢铁产能在2-3亿吨的时候,政府就宣布钢铁产能已经过剩,现如今,钢铁产能已达到10亿吨了,那么当初定性的产能过剩是否准确?如果当年某位企业家就此退出钢铁行业,是否就错过了过去十年经济快速地增长和房地产市场大繁荣所带来的红利。从微观上看,今天河北许多钢铁企业,产销正常,没有库存,高举产能过剩的大帽子劝说他们压缩产能,减少产量,裁减工人,恐怕会遭遇各种不服气。还有一些当地的平板玻璃企业抱怨,每当压降河北的平板玻璃产能,市场上的玻璃价格就会应声上涨,利益都被他省的玻璃企业攫取了。他们说,价格对供给的反应仍然灵敏,哪有什么产能过剩?

  二是旧的去了,新的不来,产业体系升级方向何在?河北省传统产业占全省工业比重为85%,钢铁产能一直居全国首位,是典型的资源依赖型增长模式。压缩产能对以工业立省、钢铁基地的地方经济影响巨大。依照地方政府对于钢铁行业的测算,在现有的压减目标下,2014—2017年均需压减产能2150万吨,每年影响工业增加值94.31亿元、影响税收15.92亿元。虽然习在参加河北省委班子民主生活会的讲话中明白准确地提出河北省要将工作重心放在产业体系的调整上,并可以因此淡化对河北GDP增长的考核。但产能压减任务将涉及约20万直接从业人员和40万间接从业人员的再就业问题,间接从业人员主要涉及物流、宾馆、餐厅等服务业以及为钢厂供应辅料的配套企业。这些从业人员既有国有企业职工、合同制工人,也有外资企业员工、农民工。如果拿不出周密妥善的安置方案,并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因压减产能而导致的集中下岗失业将带来非常大的社会稳定风险。建国以来,河北依照国家整体的战略部署逐步确立目前的优势产业和为之服务的整个产业链。按照当地人的说法,“河北人民只会干这个,别的也都不会”,所以近年来河北产业体系一直在原有老路上不断重复积累,经济结构“久调不动”、“僵化固化”的状态难以扭转。

  在这种情况下,应对产能过剩的思路不发生转变,难免会陷入找不着出路的“僵局”。首先,既然对产能过剩的认识存在分歧,就不如用治理环境来凝聚共识。由经济发展持续高增长引发的生态环境危机,已严重影响到中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能力,进而影响到人的健康。河北由于特殊的区位,生态问题更加凸显。传统的高能耗高排放产业体系和以煤为主的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是造成区域生态环境恶化的一个重要原因。在这种情况下,河北必须肩负起责任,这是关乎国家形象的问题,也是关乎京津冀都市圈人民群众身心健康与生态安全的重大民生问题。这样的一个问题一出现,关于过剩产能的所有争辩都显得琐碎和渺小。在调控手段上,也最好能够降低行政命令的方式,而是从排放安全入手,一旦查出排放不达标的企业和项目,绝不姑息,立即要求其关停治理整顿,勒令其加大环保投入,直到投放完全达标。这样做的好处就在于践行新一届政府多次强调的“管好政府该管的”,减少污染物排放,把调节市场供需的任务交给市场去完成,从而避免政府也许会出现的误判。

  其次,谨慎发展新兴起的产业,努力承接成熟产业。产业体系调整能否顺利推进,取决于退出传统产业后是否有其他产业能进入。新兴起的产业前途未卜,碳纤维、风电、LED、锂电池、光伏等产业都已然浮现明显产能过剩。没有经过市场考验的新兴起的产业能发展多远,是否有足够的体量来消化容纳原有的就业人口也未可知。所以政府要避免对新兴起的产业进行强有力的刺激和扶持。多年来的经验已表明越是政府格外的重视、严格审批控制的行业,产能过剩现象越突出。无锡尚德的破产,充分暴露了体制性、政策性因素在现阶段产能过剩中的作用,这并非是个案。所以河北要充分的利用此次京津冀一体化的机会,承接北京、天津自己承载不了的一些业已成熟的产业,尤其要承接服务业,承接一些能带来大量物流、人流、资金流的市场等。北京、天津甩出来的落后制造业,河北不能轻易去接,否则,无法根本解决环境污染,产能过剩等问题,只能在原有的老路上越走越远。

2023-09-27 新闻中心 1 次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