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 / EN

新闻中心

NEWS INFORMATION

这个试验区如何推进新型工业化?

  盛夏雨勤,山峦葱绿。7月19日到21日,记者前往攀枝花市蹲点调研,先后走进仁和区光电信息产业园、米易县白马工业园区、盐边县安宁工业园区和农产品加工基地采访。

  一个月前,省委十二届三次全会就四川深入推动新型工业化、加快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作出部署。因矿而生、因钢而兴的攀枝花市,去年工业化率达到48.3%,位居全省首位。只不过,产业体系相对单一、综合竞争力不强、一二三产业融合程度不深等短板任旧存在。因此,看似是攀枝花“长板”的工业,在新形势下面临着诸多新课题、新任务。

  习指出,要在高水平质量的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深入推动新型工业化、加快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正是高水平发展的应有之义,也是夯实共同富裕和高水平质量的发展物质基础的重要抓手。由此,记者将本次调研的目光聚焦在攀枝花这个老工业城市在推进新型工业化的进程中如何“发新芽”。

  推进共同富裕试验区建设,攀枝花工业锚定的目标是“量质齐升”——到2027年,优势产业高端化取得新突破,传统产业新型化实现新跃升,新兴起的产业规模化展现新作为。换言之,既要“端好铁饭碗、端牢钛钒碗”,又要开辟工业新赛道,还要快速推进产业融合。最终,立足自身实际把省委十二届二次全会和省委十二届三次全会精神落到实处。

  “没错,是从攀枝花发货。”7月19日17时,滕佑军没想到,与客户核对出货信息时,对方会讶异:攀枝花怎么有印制线路板的大型生产企业?

  “就在光电信息产业园,属于仁和区的南山工业园区。”解答后,滕佑军也笑了,“换我也会这么问。”这位攀枝花攀科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说,园区已从珠三角等地吸引了数十家关联企业前来投资,且集中在新型显示等产业领域。

  长期作为攀枝花市“米袋子”“菜篮子”和“果盘子”的仁和,为何与“挖矿炼钢”的攀枝花画风不一样?

  钒钛磁铁矿等资源并不丰富的仁和,在2010年之前,工业主导产业是煤炭。但随国家政策的调整,仁和区的煤炭产业开始萎缩、关停。一时间,仁和区成了攀枝花市的工业区域布局短板。

  仁和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冯仁军提到一个与其他县(区)不一样的数据:仁和区的城乡人均收入比值低于2∶1,是全市乃至全省城乡差距最小的县(市、区)之一,“一方面说明仁和农业强,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仁和工业弱。”

  其实,早在采煤时代,仁和区就开始了工业项目招引。“只要愿意来的,我们都承接了。”南山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书记张梅说,这样做的短处也很明显:工业项目招引不精准、质量不高和配套设施严重滞后。

  2020年之前,南山工业园区内既有铸造汽车零部件的小作坊,也有生产钒钛冶炼添加剂的小工厂。考察的客商来了,对着参照攀钢老厂房修建的工厂直摇头:“这跟无尘车间不沾边嘛!”

  仁和区如何推进新型工业化?有人建议,向上争取钒、钛、钢铁冶炼项目,尽快拉近与其他兄弟县(区)的差距。但也有人提出,不如跳出传统思维,高点起步培育新型产业。

  仁和区坚定选择了后者。“我们总结了过去的经验,一是基础设施不行;二是招商思路有局限,没有招到大项目、大企业,导致产业不聚集、链条不完整。”班宏说,在明确了思路后,仁和区派出多路考察组和招商组,一边学习工业园区如何设计、建设、运营,一边聚焦链主企业探讨牵手可能性。

  考察归来后,仁和区成立攀枝花市人和兴工发展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斥资32亿元,在光电信息产业园分三期建设38.2万平方米标准厂房,确保企业随便什么时间都能“拎包入住”。随后,在一众“抛绣球”的企业中,仁和区成功牵手正在布局新生产线的深圳市美亚迪光电有限公司。得益于前期准备充分,美亚迪光电投资项目22条无尘车间从开工到竣工仅用了52天。

  张梅解释,作为显示屏行业的领军企业和链主,美亚迪光电的终端产品项目周边会有十余家供应链企业布局。

  链主招商的效果果然不同凡响。自2020年开始,攀科电子、攀枝花美斯特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等十余家供应链企业先后追随美亚迪光电的脚步,落户仁和区光电信息产业园。其中,攀科电子放弃了在珠三角扩产的计划,选择了布局仁和。

  供应链企业接踵而至,园区依靠印制线路板、LED封装支架、LED驱动电源等生产线打通了产业链。目前,仁和区光电信息产业园终端产品零部件本地生产率已超过九成,单色模组产品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90%,是四川最大的显示屏产业园区之一。

  现实的成功也让仁和区坚定了继续开辟新赛道的决心。张梅透露,园区的扩建与续建均已排上日程。

  米易县白马工业园区大雨如注。袁辉赶紧通知施工队转入室内作业,“不能误了工期。”

  作为安宁股份20万吨电池级磷酸铁及磷酸铁锂生产项目(以下简称“安宁项目”)一期的“总指挥”,袁辉的手机屏保设置成了两个时间:2022年9月—2023年9月。这是安宁项目一期动工和计划投产日期。让工人们不耽误施工,就是想让建设速度“再快一点”。

  无独有偶,前往米易县前,攀枝花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局长卢瑜再三推荐安宁项目。理由是:这是当地工业主导产业、优势产业强链延链的典型案例。

  7月19日,攀枝花市委十一届六次全会提出,要聚焦优势主导产业集中发力。目标到2027年,当地要形成先进钒钛钢铁材料、清洁能源、钒钛磁铁矿采选冶3大千亿级产业。

  坐拥全国63%钒钛磁铁矿、93%钒储量的攀枝花,想要完成这一目标也并非易事。鞍钢集团钒钛(钢铁)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叶小瑜介绍,过去十年,当地在钒、钛领域重点发力点是提升利用率,集中在冶炼、分离等中上游,对于下游领域涉足并不多。但从现实来看,“攀枝花冶炼”变成“攀枝花制造”,是3大千亿级产业目标能否实现的关键。

  按照设计,安宁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后,年产电池级磷酸铁及磷酸铁锂20万吨、年产值190亿元。更重要的是,它能让攀枝花正式驶入锂电池等新能源产业新赛道,为接下来布局有关产业提供了可能。

  安宁项目的直接受益者,是攀枝花东方钛业有限公司。在米易县白马工业园区,东方钛业拥有年产10万吨钛白粉生产线吨硫酸亚铁及废渣,企业要承担每吨180元的处理费。这影响了企业扩产愿望的实现。

  安宁项目的主要原材料,恰恰就是硫酸亚铁。由此,过去需要花钱处理的废渣就变成了在行情好时每吨售价300元的“香饽饽”。单是这一项,每年就能为企业增收9000万元并节约5000多万元的处理成本。

  “一吨海绵钛现在出货价也就7万元,只能买十多个骨骼器材。而一吨海绵钛,能加工800套器材,这么一算对外销售价就涨了70多倍。”刚走进攀枝花市午跃科技有限公司生产车间,经理王升玉就跟记者算了一笔账。

  王升玉说,钛是生产医疗、健康器材的绝佳材料。2017年,中国台湾德林股份有限公司将其大陆的唯一生产线布局在攀枝花,成立午跃科技并投资兴建了年产5万套钛金属康复器具精深加工项目。目前,该项目的钛材假肢等产品出货量占全球9%左右,改变了钛产业“冶炼在攀枝花,终端产品在长三角”的局面。

  把“攀枝花冶炼”变成“攀枝花制造”,尝到甜头的不只是加工企业。攀枝花云钛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昆坦言,受下游需求变化等影响,眼下海绵钛的价格已较去年底下降20%以上。订单已排到2024年、开足马力生产的午跃科技,成为当地稳定价格的“主力军”。

  “除了医疗器材之外,我们还在开发其他的终端应用领域。”王升玉表示,目前午跃科技正在发力老年手扶车、轮椅、医疗床等“蓝海”领域,“我们有资源优势,起步也早,一定能引领消费新业态。”

  参加完“向芒而生·共富仁和”2023年中国晚熟芒果季活动乡村振兴沙龙,省农科院副院长潘海平就拉着当地农业农村部门负责人一再强调:“该布局鲜果加工了。”

  百里外的盐边县红格镇鲊石村,攀枝花田野创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经理曾慧先,正忙着协调工人清洗芒果和杨梅。年底前,田野农科还要向成都、重庆、昆明等地提供上万吨鲜果原浆。

  攀枝花的晚熟芒果、早春蔬菜产量稳居全省前列,是“川字号”特色优势农产品集中产区。随着省内外同类型产区扩种增产,市场之间的竞争日益激烈。因此,攀枝花市开始谋划加速产业融合,特别是加快补齐加工短板。

  怎么补?“招引大企业。”盐边县政府有关负责人说,在布局鲜果加工的设想刚刚提出时,当地就盯上了田野农科的母公司田野创新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上市公司,田野创新是国内热带、亚热带水果加工的龙头。

  去年4月,田野创新投资4亿元的田野农科正式投产,年加工鲜果可达9万吨。由此,盐边县的鲜果加工能力跃居攀西地区首位。

  但受益的不只是盐边和攀枝花。“凉山和攀枝花的芒果、石榴、杨梅、桑葚等水果都可以在这里加工。”曾慧先解释,鲜果的深加工主要对象是品质合格但因种种原因而“外观不好、卖相不佳”的次果。按照攀西地区主要水果品种芒果、桑葚、石榴次果率15%—30%测算,田野农科生产线刚好“能吃饱”。

  “补”的效果直接体现在农户腰包上。盐边县桐子林镇种植户陈光羽算了一笔账:按照每亩次果450公斤、田野农科每公斤收购价1.6元计算,每亩至少增收720元。

  优等果也慢慢变得“优”。田野农科落地生产线吨库容的气调库。经这里保存的水果可以保鲜3个月,远超常温储存时间。这可以让周边的芒果产区完美避开晚熟芒果的上市高峰期。

  “农产品一般都是‘V’字走向,赶早或赶晚都能卖高价。”攀枝花市委农办专职副主任李恒说,冷链设施让当地的晚熟芒果上市更晚。

  7月21日中午,“驾驶”一辆满载铁矿的货车刚刚拐过一处弯道,王正东眼见车辆行驶平稳,他拧开水杯喝了几口茶水。这位在攀钢矿业有限公司朱兰采矿场工作了10多年的驾驶员,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运输矿石司机可以如此放松。

  让王正东放松的,是去年6月攀钢集团与中国移动、华为公司共同打造的攀钢5G远程采矿项目。重点内容是对朱兰采矿场配套建设1套5G专网、1个边缘数据中心和1个远程操控中心,集成推广无人驾驶、无人装卸和自动挖掘等新技术、新模式。

  该项目投入到正常的使用中后,朱兰采矿场开始慢慢地实现无人化远程集中作业。王正东所在班组,只需要在距离矿场两公里外的操作室,就可以远程操作1台YZ-35B牙轮钻机、1台WK-4B电铲和2台TR60矿用卡车,实现采场穿孔远程半自主无人化作业、铲装远程操控混装作业、运输无人驾驶混跑作业。

  采矿行业的智能化、数字化还在加速。就在7月10日,攀钢集团与四川移动举行了数字化战略协议签约仪式,宣布共同启动5G全连接智能采矿技术探讨研究项目。该项目将聚焦智能化生产、无人化物流、数字化运维、AI质检、网络化协同及工业网络站点平台建设等重点,强化智慧矿山、智慧工厂、智慧物流等5G+工业互联网创新研发技术与试点应用。

  “逐步改变钢铁行业‘傻大黑粗’的传统印象,推动产业提质增效。”攀钢矿业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说,一年多的实践表明,数字化和智能化为公司能够带来的是更高的效率、更少的人力成本和更安全的生产环境。

  “现在,很多企业老总来园区考察洽谈,仁和区的厂房都不够用了!”在攀枝花市仁和区光电信息产业园采访时,记者听到这句高兴中带有“烦恼”的话。

  再一采访,原来不够用的,是光电信息产业类的企业入驻意愿太强,让仁和区的厂房准备暂时忙不过来。看来,是“新赛道”给仁和区带来了新挑战、新机遇、新空间。

  不久前,省委十二届三次全会审议通过的《四川省委关于深入推动新型工业化加快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的决定》强调:坚持一手抓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一手抓新兴起的产业培育壮大,打好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攻坚战。

  由此来看“厂房不够用了”,仁和区抓新兴起的产业培育壮大的探索是成功的,在工业发展上也让人耳目一新。

  一直以来,工业是攀枝花当之无愧的“主角”,但抵达攀枝花之前,记者一直疑惑:老工业城市能否走出“舒适区”,能不能在新型工业化方面有新作为?

  很快,一个个鲜活的案例给出了回答。“进入光电信息产业这样的领域后,仁和的工业发展劲头更足了。”“新材料项目落地后,正让米易从过去的‘招商’变成了‘挑商’。”攀枝花市各县(区)负责人用一个个引链、补链、延链的鲜活案例,讲述着工业产业“育新”后带来的巨变。

  大家说,驶入新赛道、开辟新市场和拓展新空间,既是在深入推动新型工业化背景下的有意为之,也是服务共同富裕试验区建设而因势利导的结果。

  仔细分析,无论是仁和区采取“链主招商”方式白手起家培育光电信息产业集群,还是米易县布局新能源新材料实现钒钛冶炼矿渣“变废为宝”,或者盐边县招引鲜果深加工企业,甚至全市层面步入钛材终端产品领域,都可归纳为“自己有需要、未来有潜力”。换言之,看似“独辟蹊径”,但却是立足自身实际的精准施策。

  例如,工业基础薄弱的仁和区“家里少矿”而又面临做大做强工业的考题,而业内巨头又急于布局西南市场,才能成功书写“政府主动作为建设施+有突出贡献的公司引链条”的故事。再例如,在钒钛利用率逐步追上国际国内中等水准之后,一直忙着在中上游开采冶炼打转的攀枝花需要终端产品延长产业链、提升附加值,而行业龙头又瞅准了钛制医疗健康器材这一“蓝海”,“你情我愿”铸就了世界级终端产品生产基地……

  革故鼎新、敢作善为,“家里有矿”的攀枝花的一些区县,深入推动新型工业化和推动高水平质量的发展、促进共同富裕的路子值得借鉴。

2024-02-17 行业信息 1 次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