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 / EN

新闻中心

NEWS INFORMATION

钛白粉年内5轮调价飙涨5000元:三班倒满负荷增产下游涂料厂不敢涨

  “我只关心(钛白粉)厂家到底有多少产量。”5月19日,广东省东莞市某钛白粉经销商对时代财经表示,在一年来的多轮涨价中,他的客户已经承受了很大的成本压力。

  不仅仅是钛白粉,在此次时代财经走访过程中,有多位业内人士感叹道,以前钛白粉厂倒贴运费送的硫酸亚铁和浓硫酸,现在都能卖钱了。

  5月,几大钛白粉上市企业再次不约而同发出了新一轮调价函,这已经是年内的第五轮涨价。此前四次涨价,分别发生在1月上旬、2月上旬、3月初以及4月中旬。

  以行业龙头龙蟒佰利(002601.SZ)为例,根据同花顺金融,其钛白粉(BLR-601)产品从1月初的15995.4元/吨,上涨到目前的21800元/吨,涨幅为36.29%;钛白粉(BLR-895氯化法)产品则从18068.15元/吨,上涨了26.19%,目前为22800元/吨。

  上述经销商告诉时代财经,钛白粉作为一种化工添加品,在产品中的实际添加比例很小,但使用范围却很广。

  根据攀枝花钒钛交易中心编制的《钛白粉商品产品手册》,钛白粉是“世界上性能最佳、应用最广、用量最大的白色无机颜料”,大范围的应用于涂料行业、塑料行业、造纸行业,在无机化工产品中销售额仅次于合成氨和磷化工产品。

  “钛白粉的涨价不会像煤炭、钢铁等大宗商品那样深刻影响国民经济,但影响的下游产业范围却很广。”5月21日,一位不愿具名的化工行业分析师对时代财经说。

  除了供需关系,还有什么在影响钛白粉的价格?钛白粉的涨价到底影响有多大?这一轮钛白粉涨价还能持续多久?为此,时代财经在近期走访了钛白粉产业链的多家企业。

  5月19日下午,时代财经来到惠云钛业(300891.SZ)所在的广东省云浮市六都镇。小镇不大,省道368将之一分为二,而惠云钛业的新厂就在六都镇东面的崖鹰山下。

  省道旁路口的小超市老板娘对时代财经说,“不需要过多的担心惠云厂的业绩,它去年刚上市,生意特别好,过年都不停工的。”

  与老板娘的闲聊不时被卡车的轰鸣打断,一辆辆满载的大卡车从超市门口经过,带起尘土飞扬。小镇上遇到的所有居民,从保安到摩的司机,都乐意和外地人讲讲惠云钛业的上市故事。

  2020年9月,惠云钛业在创业板上市,正好赶上了钛白粉的涨价潮。受此利好影响,2021年第一季度,惠云钛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1.99%,净利润同比增长81.25%。

  时代财经在惠云钛业新厂区的办公楼中向董秘殷健提问——这一轮钛白粉涨价的最终的原因是什么。他回答道,“原材料价格都在上涨,有议价能力的企业,会把成本向下游稍微传导一点。”

  根据生意社多个方面数据显示,从2020年6月到2021年5月,制备钛白粉所需的重要化工品——硫酸的价格从每吨不到300元,一度上涨到逾600元;而同期的钛精矿价格也从1200元/吨左右,上涨到目前的2450元/吨,涨幅超过100%。

  殷健还表示,除了钛白粉的原料价格在涨,钛白粉需求量也出现了增长。“钛白粉的使用量往往随着经济发展而增长,但去年以来海外钛白粉产能短期受到疫情影响,国产钛白粉部分实现了进口替代,不仅替代了国内的进口钛白粉销量,还抢占了一部分国外市场。”

  时代财经近日以投资者身份联系中核钛白(002145.SZ)董秘时,对方也表示,公司近几年的海外销量增长迅速。

  根据年报显示,中核钛白2020年海外营收为15.18亿元,同比增长17.31%,而同期的国内营收增长仅为5.47%。

  但多家钛白粉下游企业告诉时代财经,出口大增也是钛白粉大涨背后的重要原因。东莞另一位钛白粉大型经销商5月19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认为,近一年来国外对于钛白粉的需求量大增,厂商对外出口价格也更高,因此钛白粉的外销出口量增加,相应的国内供应量减少了。

  5月22日,华东地区某中型涂料公司的销售经理也对时代财经表达了类似观点。

  然而,殷健认为,出口替代不会推高国内钛白粉价格,因为钛白粉出口量增加的同时,国内钛白粉产能也在增加,厂家没有因此减少对国内市场的供应量。

  不论涨价背后到底有多少原因,面对钛白粉的“涨势汹汹”,下业已经感受到了压力,其中钛白粉使用量最大的是涂料行业。

  今年3月起,三棵树(603737.SH)、威士伯、立邦等涂料企业陆续发布涨价函,称受到钛白粉等化工原料上涨影响,将上调各类涂料价格5~20%不等。

  华西证券一份研报认为,三棵树在今年第一季度的调价,反映出2020年第四季度的涂料价格战已经告一段落,“涨价反映成本上升和传导能力。”

  然而,上述华东涂料公司销售经理却对时代财经抱怨,涂料价格涨得还是太少,“我们公司从攀枝花采购的钛白粉,去年只要一万多每吨,今年价格却一度超过两万块,涨幅超过40%。相比之下,涂料的出厂价格能够说是平稳的。大厂不愿带头多调价,我们就算亏钱也没办法。”

  该销售经理认为,涂料厂商无法向下传导成本的最终的原因在于,目前涂料行业的产能已经过剩,行业竞争压力太大。

  5月23日,中国涂料工业协会总工程师马军也告诉时代财经,虽然不少涂料企业已经发出调价函,但不同涂料产品的涨价幅度不一样,“有的产品附加值高,能多涨一点;还有一些竞争大,利润薄,涨价空间也小。”

  5月21日,某新能源电池领域上市公司的采购经理告诉时代财经,公司从钛白粉企业采购其生产的全部过程中的副产品——硫酸亚铁作为原材料,以前钛白粉企业都是倒贴运费送的,“比如180元/吨的运费,对方补贴30元,我们到货后只需付150元就行。”

  “但到了今年,不仅钛白粉价格大涨,连硫酸亚铁都可以卖钱了。”上述采购经理感叹道。

  钛白粉制备过程中生产的浓硫酸同样经历了“由送到卖”的转变。上述东莞大型钛白粉经销商向时代财经解释道,“硫酸法制钛白粉第一步是要生产大量浓硫酸,以前浓硫酸生产得过多,钛白粉厂就会免费送,但现在浓硫酸能换钱了。”

  而龙蟒佰利与中核钛白董秘均表示,不清楚近期硫酸亚铁出厂价,且硫酸亚铁占公司营收比例很低,价格变革不影响经营表现;至于硫酸,两家企业表示并不对外销售。

  而对外出售硫酸的惠云钛业,据年报多个方面数据显示,硫酸仅占其2019、2020年营收的3.28%、2.24%,对应的毛利率为-3.41%、-42.17%。

  行业内的所有人都已经感受到涨价压力,但更想知道还能涨多久,何时价格能下调。

  5月21日,龙蟒佰利董秘告诉时代财经,今年钛白粉价格是不是还会调价,取决于市场供需。中核钛白董秘则直言,下半年钛白粉价格的下调空间不大,“钛白粉的供需关系短期内不会得到一定的改善。”

  上述化工行业分析师也指出,钛白粉降价的根本途径是增加产能。该分析师认为,“从原料端看,钛矿价格的压力一直都在;但从需求端看,随着海外钛白粉企业的产能从疫情中恢复,钛白粉价格有可能下调。”

  除了等待海外产能从疫情中逐渐恢复,国内钛白粉企业也在尽可能压榨每一分产能。近日,龙蟒百利与金浦钛业(000545.SZ)相关负责人均在网上互动平台表示,公司正在满负荷生产钛白粉。

  5月19日,时代财经走访惠云钛业时,发现其同样是满负荷状态。刚过下午四点,不少工人骑着电瓶车离开厂区。一位六都镇居民告诉时代财经,惠云钛业是“三班倒”,下午四点钟正好是白天换班的时间。其招聘网站信息也证实了这一点。

  上述大型钛白粉经销商则告诉时代财经,满负荷运转是不少钛白粉企业提升产量的办法,“一条钛白粉生产线万吨/年,有时候甚至只有3.8万吨,而现在一年可以生产到5万吨以上,完全是加班加点的功劳。”

  面对市场行情转好,钛白粉企业也开始了新一轮的产能扩张。尽管国家发改委在《产业体系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中,将“新建硫酸法钛白粉生产装置”列为产业体系调整限制类,不允许新建普通硫酸法钛白粉生产线项目,但时代财经发现,相关企业至少有两条办法能增加产能。

  一方面,受到严格监管的硫酸法制钛白粉企业,能够最终靠设备技改,符合排放标准,从而扩增产能。

  惠云钛业副董事长李良5月19日在网上平台透露,目前惠云钛业5万吨初品生产技术提升至8万吨项目的一期已完成试生产调试,并已正式达产。此前在其IPO招股书中,惠云钛业强调:“硫酸法生产钛白粉,若其产品质量达到国际标准,废酸、亚铁能够综合利用,并实现达标排放,则不属于限制类产业。”

  另一方面,诸多企业已经瞄上了技术难、成本高、但不受上述政策限制的氯化法制钛白粉。

  据前瞻研究院预计,未来两年中国至少将有29万吨氯化法钛白粉新增产能的投产。而据国家化工行业生产力促进中心钛白分中心和钛白粉联盟秘书处数据, 2020年中国钛白粉产量大约为351.2万吨,其中氯化法产量约32万吨。

  尽管目前钛白粉行情一路看好,但近年来不断新增的产能潜藏着产能过剩的风险。马军告诉时代财经,“钛白粉行业有可能出现产能过剩,市场行情都有谷峰谷底,这是市场规律。”

  中核钛白董秘对此也并不讳言,他强调:“目前扩产的都是大厂,未来两年产能过剩之后,肯定会打一场价格战,小厂将逐渐被淘汰,因为它们的生产所带来的成本和市场(推广)都跟不上。”

  钛白粉的这一轮涨价看似快要收场,但中国钛白粉行业更激烈的市场之间的竞争与整合,可能已在此轮行情中埋下了引子。

2023-10-25 行业信息 1 次

 统计代码